首页 >> 最新文章

大张伟的“祖传绿毛”被P成黑色 综艺节目中的马赛克大有文章太冲

时间:2019/11/09 01:55:54 编辑:

烹小鲜,发现娱乐新鲜价值!

导语

大张伟的“祖传绿毛”因为一纸文件变黑了,《高能少年团》嘉宾的粉头发被扣上了小粉帽。这些“无理”的规定似乎在挑战网友的自我意识。然而,事实上这样的小概率事件真的值得小题大做吗?

继大张伟绿头发被P黑之后,浙江卫视《高能少年团》的嘉宾蒋瑶嘉头上又出现了“小粉帽”和“七星瓢虫”。

最近艺人们的头发似乎成了聚焦点。

#大张伟头发#、#大张伟染发#的话题随着湖南广播电视台一纸批评文件被刷上热搜。文件中称《天天向上》5月12日播出的节目中,大张伟的绿色头发、嘉宾李诞的红色头发和池子的小辫不利于树立健康向上的形象。

在随后播出的节目中大张伟的头发已经被《天天向上》后期P成黑色。

大张伟顶着一头“祖传绿毛”录制的电视综艺还少吗?在同样为湖南卫视黄金档的《七十二层奇楼》中,大张伟的头发颜色并没有遭到批评。其他染发艺人也频频出现在各大卫视黄金时段。

“小粉帽”蒋瑶嘉身边的王大陆依然揪着小辫子,并没有受到任何批评。

所以此次大张伟染发事件很可能只是因为同一期节目中多位嘉宾发色过分高调的小概率事件,不具备普遍性。

吃瓜群众大可不必谈马赛克色变,综艺节目打马赛克的现象其实很常见,但并不会无缘无故,大部分源于以下几种情况。

烹小鲜

政策调控下的非常手段

最近几年随着文娱产业的不断繁荣、扩大,各方面政策也随之不断调整。2016年传说中的“限韩令”虽然并没有以一纸文件的形式出现,但无孔不入的神秘马赛克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

凭借如泣如诉的唱腔和帅气外形在《我是歌手》一炮而红的黄致列原本在中国混的风生水起,曝光率持续走高,收到不少热门综艺的邀约。《天天向上》、《快乐大本营》、《全员加速中》、《爸爸去哪儿》,黄致列是各种王牌节目的常客,甚至于同年8月底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办了演唱会。但在2016年8月,黄致列作为浙江卫视《挑战者联盟》的嘉宾录制节目,而从播出的内容来看,黄致列的镜头被剪得所剩无几,即使有两三个镜头也没有露正脸的侧面。

无独有偶,同年,在江苏卫视一档名为《盖世音雄》的音乐节目中,韩国组合iKON和鸟叔psy的镜头也被剪掉,在一些无法避免的镜头中这些韩国嘉宾的脸部被P上了马赛克。

韩国艺人来中国活动原本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但随着中韩两国政治关系的不断变化,韩国艺人在综艺节目中的待遇相当不稳定。

上述提到的例子可以归结为外部矛盾,而内部问题也是政策敏感地带。

2016年初,香港演员王喜参加中央电视台《了不起的挑战》的录制,但在节目播出时却全程被打马赛克。原因是王喜在社交网站上发表了大量侮辱大陆的言论。自王喜透露自己要参加该节目录制时,不少网友便举报其不当言论。最后节目以打马赛克来处理此事。

《花儿与少年》第二季中宁静也曾遭遇过马赛克事件。只不过相较于上文提到的简单粗暴式马赛克,宁静则被后期工作人员PS成移动的仙人掌、超级赛亚人和跑跑卡丁车。

究其原因,其实因为当期节目的录制中,宁静身穿的黑袍黑纱带有极端宗教主义的色彩,如果不打马赛克可能会招致节目停播。

烹小鲜

规避不良示范

除上文提到的政治、政策大方向上的把控,综艺节目也必须时时刻刻倡导健康向上的价值观,大张伟发色问题踩到了这方面的雷区。

杜海涛在《真正男子汉》中曾因着装问题被后期组打马赛克。某期节目需要嘉宾变装以掩饰身份,而杜海涛则身穿绿色碎花连衣裙化身农村大妈。

作为一档宣扬国家军事力量、军人艰苦奋斗精神的正能量节目,如此过于戏谑的着装对既不严谨又对任务毫无帮助,被打上厚厚的马赛克也是无可厚非。

另外,文身也是综艺节目需要规避的敏感点,这一点中韩、台网皆通用。

邓超在做客《快乐大本营》时,由于身穿无袖上衣做引体向上,节目组对胳膊上的文身做了马赛克处理。

黄贯中在《我是歌手》中进行表演时也要用白布把胳膊缠起来,不少观众猜测黄贯中肩部受伤,但其实是因为需要把大片文身遮蔽起来。

虽然现在网络综艺的可容纳尺度比电视台大,但在文身这个问题上,台网标准一致。欧弟在参加《偶滴歌神啊》时肩膀上的马赛克同样被马赛克覆盖。

不少观众认为文身是个人的选择和个性的象征,不应采取硬性规定。但作为可以阖家观看的内容,综艺节目的受众人群年龄普遍偏小,并不具备成熟的判断能力,需要家长、节目加以引导,并且不同的文身蕴含不同的意义,不少文身涉及宗教、政治。由此看来,打马赛克可能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烹小鲜

保护隐私

说了那么多马赛克在综艺节目带来的限制,实际上很多情况下,马赛克也充当保护隐私的角色。这个隐私既包括艺人也涵盖素人。

吴尊带着女儿吴欣怡参加《爸爸回来了》收获了一片好评,却因为在节目中公开为女儿洗澡的事情受到不少质疑。

在洗澡时,后期贴心地用树叶特效为欣怡遮起敏感部位,保护欣怡的隐私。只是由于依然露出胸脯和部分臀部导致节目组被网友diss。一时间真人秀节目是否应该在浴室安装摄像头的问题甚嚣尘上。

萌娃类综艺一直是热门的综艺类型,但如何保障小朋友的隐私是一直存在的问题。马赛克虽然可以遮住部分敏感部位,但作为监护人的父母依然需要考虑将孩子毫无遮拦的暴露在镜头下的做法是否真的妥当。

东方卫视《花样爷爷》也曾因嘉宾隐私问题陷入舆论漩涡。节目组对嘉宾进行了360度无死角的拍摄。但或许是各位爷爷对真人秀节目还不能立刻适应,雷恪生晚上起床上厕所只穿了一条内裤、牛犇更是赤身裸体在房间行走。节目组只能用尴尬害羞的表情包为各位爷爷打码。

在《急速前进》第二季中,嘉宾们来到原始的非洲部落——布须曼部落进行挑战,而在关于部落风情的镜头中,背着小孩的女性大多坦胸露乳,有的妇女甚至边跳舞边哺乳,后期将这些敏感镜头全部打上马赛克。有网友认为原始部落的生活本就是如此,打上马赛克反而显得矫情;而有些网友则认为节目组的做法才是尊重当地土著的方式。

虽然在素人、艺人隐私被公开的度上存在争议,但马赛克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镜头下嘉宾们的隐私是毋庸置疑的。

烹小鲜

避免为非赞助广告免费宣传

广告植入一直是综艺节目最大的盈利渠道,越来越多金主爸爸瞄准综艺这块大蛋糕。棚内综艺自然不会有多余的为赞助广告乱入,但随着户外综艺的数量不断增加,取景地不固定、嘉宾服装不统一等多种因素导致许多未赞助广告进入摄像师的取景器,在无法裁剪的情况下只能以马赛克来解决。

例如《爸爸回来了》中有时甜馨吃的零食要被打上马赛克,极有可能是因为这些家长自备的东西并没有广告植入,节目组自然也有没有免费宣传的义务。

与中国不同的是,韩国综艺节目热衷让民众猜广告的犹抱琵琶半遮面软植入方式。所有品牌必须打马赛克,至多可以露两个字母,虽然有时候薄薄的马赛克根本遮不住商标,但是韩国综艺一直坚持为每个植入广告打码。

基本上中国综艺节目中的打马赛克现象跳不脱上文提到的四点范畴。这些马赛克中有些是毋庸置疑合理的、为普遍人所接受的,但也有一些是存在争议的。

回到文章开始提到的发色问题上,很多观众只看到了马赛克带来的种种限制,但其实我们不必把一个偶然性事件当做某种信号。大张伟的“绿毛”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只是一个巧合招致批评。《高能少年团》中的小粉帽和七星瓢虫极有可能是节目组或制作方过分解读,为规避风险的提前预防措施而已。其他平台也并没有因为此事受到波及。

综艺节目的受众夸张了说上到99下到刚会走,青少年更是此类节目的忠实受众,可以理解广电总局在价值观引导上的想法,但并不是几个黑头发的嘉宾和主持人就可以做到的,最重要的自然是督促优秀节目的生产、完善分级制度,这才是长久之道。

END

东莞西服

定做工程服厂家

浅蓝立领衬衫

相关资讯